观点称:外星生命或只是高级人工智能

文章作者:lili | 2016-09-28
字体大小:

聆听计划犹如平静湖面上打下的一颗石头,这几天就对外星人回应和聆听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大家各抒己见,发表观点。今天我们给大家带来其中一种声音。超过一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向宇宙广播着我们的存在。人类世界最早的电视信号——1936年由纳粹德国举办的奥运会电视直播信号已经在宇宙中扩散,到今年已经越过了几颗潜在宜居的系外行星。而流行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的信号也已经抵达了距离太阳系最近的恒星系统。

  那么,为什么外星人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应我们?

一种观点认为,宇宙中的很多外星智慧文明或许都是高级人工智能,而那些最初开发这些人工智能的外星文明世界早已消亡  一种观点认为,宇宙中的很多外星智慧文明或许都是高级人工智能,而那些最初开发这些人工智能的外星文明世界早已消亡

  有很多显而易见的答案。或许在我们的宇宙近邻中间并不存在外星智慧生命。或许它们从未能脱离低级微生物的形态并进化出智慧。也或许,在接受到并对我们发出的信号进行研究之后,外星智慧文明认为保持沉默,不与我们联络才是更加安全的做法。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的解释,那就是:外星人或许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人工智能”的外星人?

  “搜寻地外智慧生命”(SETI)机构的高级天文学家赛斯·肖斯塔克(Seth Shostak)表示:“如果我们哪天真的探测到一个信号,我们不应该预期那是某种柔软的原生质形态‘外星人’在望远镜的另一端。”

  在过去半个世纪的时间里,SETI机构一直在致力于对外星智慧生命信号的搜寻。尽管有几次探测到不明信号,但除此之外基本上他们没有检测到任何可能与外星文明相关的信号。但尽管如此,肖斯塔克相信我们应当通过对于我们人类自身未来的可能发展来想象外星人可能的形态。他说:“我们正在做的事当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我们或许正在开发自己未来的继承者。如果我们能够发展出一种高级人工智能,其能够在未来数百年内自行发展出无线电技术,那么可以想象我们所能听到他们发出信号的那些外星文明社会几乎肯定已经超越了这一发展阶段。”

  换句话说,或许宇宙中大部分的智慧文明可能都是某种“人造生物”,这或许会让很多期待与电影中描述的那种大头大眼睛,毫无幽默感的外星人相遇的人们感到失望。

  这一设想认为那些当初创造了这些人工智能的外星文明早已不复存在了。肖斯塔克表示:“一旦你开发出一种能够自我发展的高级人工智能,那么只需要50年左右的时间,这种人工智能就将发展到超越此前所有计算机智能的程度,当然也会超过所有人类智慧的总和。”

  天文学家斯图尔特·克拉克(Stuart Clark)表示:“主要的问题在于人工智能是否会不断进化,产生自我意识,能够确定出自身的目标,并认定它们不再需要当初发展出它们的那些生物的存在。”

  在好莱坞科幻电影中,比如《终结者》等等,人们早已设想过高度先进的人工智能妄图消灭人类并取而代之的各种场景。但是,谁又能断言这就将是所有技术文明在未来将会面临的无可避免的宿命呢?或许,那种具备人造超级大脑的,能够真正具有自我意识和思维的高级人工智能永远都无法被制造出来。

那些指望预见和好莱坞电影中那种形象的外星人的影迷们很有可能会失望而归那些指望预见和好莱坞电影中那种形象的外星人的影迷们很有可能会失望而归

  茫茫宇宙,该去哪里搜寻?

  克拉克表示:“在我看来,我无法确定这样的情景是否会真的发生。但关键的一点就在于我们现在正在搜寻的外星人一直是我们想象当中与我们相似的那种形态,并因此人为地限制了我们的搜寻方向。”

  SETI机构利用设在美国加州沙漠中的一组天线监听来自宇宙中的各种信号。接收器被指向那些特定的恒星,这些恒星的周围已经被地面设备或者类似美国宇航局开普勒望远镜那样的空间望远镜确认存在着行星。在这些行星表面被认为可能存在液态水的海洋以及能够支持生命存在的大气,换句话说,那里可能具备了能够让人类繁衍生存的环境条件。但是不要忘了,如果那些是人工智能生命体,那么它们将可以生活在任何地方。

  肖斯塔克表示:“这就是问题的全部。它们不仅可能存在于任何地方,并且一项符合逻辑的做法便是去往宇宙中那些具有最多能量的地方——如果你需要做非常巨量的思考工作,那么大量的能量供应或许将会有所帮助——因此,或许那样的地方才是我们应该去关注和搜寻的。”

  如果事实的确如此,那么SETI机构一直以来搜寻地外智慧生命的方向都出错了。克拉克表示:“或许我们不应该将大量资金都投向射电望远镜领域,而是将这笔钱划分给每一个天文台,让他们能够在望远镜上加装特殊设备,对所有能够观测的电磁波段进行全面检测,寻找其中存在的重复模式。”

  当然,是否能够说服每一个天文台都安装上SETI的设备是另外一个话题。但这其中需要涉及的技术将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全新天文发现。比如说,我们现在知道脉冲星是高速旋转的中子星。但是当乔斯琳·贝尔(Jocelyn Bell)女士在1967年最早记录下这类天体产生的周期性脉冲信号时,剑桥大学的团队为这个不明信号源编号为“LGM1”,这是英文“Little Green Men”(小绿人)的缩写。

  简单来说,SETI项目很可能在未来还将继续对那些与地球相似的系外行星进行探测。但肖斯塔克表示:“随着时间推移,一旦当我们对于这类合成生命体形式可能会存在于何处有了更好的想法,那么将会有千亿国际有针对性的实验开展起来。”

我们是该静静聆听,还是主动向宇宙发送信号?我们是该静静聆听,还是主动向宇宙发送信号?

  对宇宙广播会将我们置于危险境地吗?

  另外一种方案是从地球向宇宙中的目标区域进行广播。但这种方式是具有很大争议性的,正如英国剑桥大学的史蒂芬·霍金教授所指出的那样,人类这样做非常有可能会增加我们遭受打击和外星入侵的可能性。这位物理学家在2010年曾经警告称:“我们只需要审视一下我们自己就能够明白智慧生命可以发展成何种面目,我们是不会愿意去面对那样的智慧生命的。”

  但肖斯塔克表示:“对于(霍金的)这种观点,我不能同意。当然SETI机构并不具备广播能力,甚至即便你那样去做了,要想得到回应也将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这取决于外星智慧生命距离我们有多远。”

  因此,不管外星智慧生命是真正的有机生命体抑或只是高等级的先进人工智能,我们人类距离发现它们,进而回答“我们在这个宇宙中是否是一种孤独的存在”这样一个问题,还有多远?肖斯塔克的回答是:“我想我们永远也无法确切的认为宇宙中不存在外星人,因为你没有办法去证明这一点。你可以说的只能是说,或许我们搜寻的方式出现了一点问题。因此在我看来,我们还远远没有到该讨论放弃的时候。”

  克拉克同意这一观点。他说:“我想SETI机构应该尽可能扩大其搜寻范围。毕竟,一个类似‘是的,宇宙中的确存在其他智慧生命’那样的答案,对于我们将具有极为深远的意义。光凭这一点,SETI计划就应该被继续开展下去。”

Copyright © 2009-2016 千亿国际娱乐www.qy168.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